• 当出租车停在学校门口时,我愣了下,师傅张罗着“到了呀”,若不是那依然在阳光下耀眼的校名和永恒不变的538路,一切似乎看起来那么陌生。 

    原来已经这么久了,看着那一张张稚嫩的脸庞,才恍然我竟然这么突兀的站在了校门下,上一次这么仰着头看着大门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我努力回忆着那些久远的故事,思绪正一点点的泛起,“大头,这不是大头嘛”,抬起头,那些熟悉的笑容,毫无陌生,我试图给予拥抱,大家却伸出了手——握手,一个对于我来说无比陌生的方式。在欧洲生活的我,早已习惯和朋友贴面加拥抱的打招呼方式。握手是只有在商务会谈时才会出现的方式。还好大家的相互打趣打消了我的尴尬。
     
    毕业十年聚会,难免都有些思忆的味道。回到了过去的宿舍楼前,我选择了默默的待在楼下,而非走进去看看过去的寝室,有些东西就让它留在记忆里吧。路过的两小女孩,看了看我们,其中的一个说道“他们恐怕是毕业十年聚会,回来看老寝室的,你看都有小孩了”,另一个带着惶恐的声音回应着“天啊,恐怕我们也会成为这样吧”,我瞪了她们一眼,我们到底怎么了,要用“天啊”这样的字眼。但看了看她们那不经事理的眼神,难道我不曾是那样吗?没有来到武汉的darling在毕业十年寄语上简短的写道“finally we are the one”,那一刻不是恰恰好应景了吗。
     
    比起同龄人,我似乎总落在后面,在大学时,当周围的同学们一进大学忙着拍拖时,我就顾着吃喝玩乐学会了逃课;当大家开始规划职业选择时,我一股脑的投入了出国留学的不归路上;当大家纷纷找到出路时,我乍然一场不可预计的SARS让我无处选择。而如今,当大家都已成家立业筹谋未来时,我依然自私的无计划的无负担的晃荡着。似乎我的道路总有些与人不同。有人认为是天真,有人认为是洒脱,还有人干脆认为我所做的都是错误的。其实没有任何的不同,踏遍多少河山,游历世界各地,赚多少钱,升多少职业,为人夫妇,生儿育女,诸如等等,说到底,生活的初衷不就是图个开心。只是每个人对于开心的认知不一样而已。
     
    很多人对于接下来的人生有个checklist,每每check一次,就会得到心灵上的满足,于此来保持生活中的开心。而我,就是那个没有checklist的人,出现在生命中的点点滴滴都不经意的让我的人生更开心。
     
    或许十年前我们就已经选择了自己的道路,只不过穿堂风吹过的时候,我们没有意识到。而十年也不过只是个记号而已。
     
    于是我们续航,按照自己的航迹图。
  • 2004年我开始在这个博客开始写些小文字时,我从来没想过9年后我竟然运用英文更顺手。。但无论如何,英语都不是母语,于是我似乎丧失了用语言顺利表达自己的方式。也可能这只是放弃这里的一个借口。可始终,我都是个无比恋旧的人,当我再次来到这里,看到去年的这篇文字,居然无比陌生。整个2012,我没有看一本中文书,没有写一篇中文的文字,甚至减少了我大中文电话的次数,惭愧的说,我在选择遗忘那些我曾拥有的一切。

    我现在生活的生活,并不是过去的我所期待或想象的,但现在的我并不是不快乐的。但我从来都不是个能轻易放下的人,偶尔我会忍不住想,如果一切都重回过去。但那是遥不可及并且不真实的。

    曾经的我梦想能走过许多不同的地方,有心爱的人一起,过有梦想的生活。而如今,梦想是什么并不重要,快乐似乎来的更加珍视;心爱的人还遥遥无期,还是活在当下来的实在;确实走过许多地方,只是一直未停下是恐怕从来没有想象过的。只是年幼无知的我所不屑的简单朴实,是现在我最想达到的境界,却似乎难以触碰在云层...所以只能顺其自然就好了。

    2012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过的波澜不惊,最开心的事就是家人夏天来欧洲和我一起度假。很开心能将我现在生活的一切展现给他们看,纵使有诸多的不同,这就是我现在生活的常态。对于我一直担心的妈妈,她大概也能放心了吧,虽然我知道即使她再不放心,远在几百公里的我也只能自己扛住所有生活中的喜的和忧的。只是亲眼看到的一切,她能更安心吧。有时候觉得自己真是个不孝女,为了自己所谓的“快乐”,全然不顾家人的心情,自私的过着自己的生活。

    工作不过如此,似乎永远差点动力。那些年轻时候的劲头呢...都用在吃喝玩乐享受了吗?

    被遗忘的时光,在我翻看这个博客时不禁一梦须臾彼时流觞。

  • 年轻时他最喜欢的乐队是Queen,虽然他姓波诺,和U2的主唱一个姓,但是那又如何。如今他谁的音乐也难得听上一次,倒不是耳朵不灵光,而是那些曾经铭记与心的旋律依然动听,却少了些让心感动的地方。

    他倒是更愿意花上一下午的时间,坐在桥边垂钓,天天如此,收获颇多,却并不是真实的鱼,而是那份对生活得坦荡,而日日走过此桥的人们,也熟悉了这位老者专著的背影,偶尔彼此也会打上个招呼,仿佛熟识的朋友。

    他曾经是个很功利的人,如果没有利益的事情,他从不轻易做,怕是30年前,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会爱上垂钓这向掌控权并不是都在自己手里的活动,年轻时的他热爱一切竞技项目,他最拿手的是乒乓球,每一次的扣杀成功都让他兴奋不已。而如今,一坐一下午,一条鱼也无上钩,他却乐得其所。

    鱼是个诱,却引不了他对过去那种功利生活的向往。

    他偶尔还是会听听他喜欢的Queen,Bohemian Rhapsody依然是他的最爱,Freddie唱出的,Nothing really matters,他听了30多年后,终于理解了其中的意义。对了,他最初喜欢Queen的原因,是因为他和Freddie同年同月同日出生。

                                                                                     ——by Esposito "Sunset fisherman"

     

  • 1
    虽然少了更新,可并不是远离网络。facebook上不断share的item,twitter里实时更新的状态,开心里偶尔的小消息,这个blog变得越来越刻意。这里不再是我随意贴文字的地方。我很刻意的写着每一次的更新。而每一次都至少运量个一两天,而6年前开始写这个blog的时候,下了班后,电脑前一坐,信手敲来的文字,甚至都不经过再次斟酌,便发布到了网上。

    2
    生日将至,一晃居然都是在这个国家度过的第三个生日了。时间过的真快。2010还没有念顺口,就快过了一半了。

    3
    我都是怎么过的2010的,超级忙碌,似乎是有点了头绪,却还是内心纠结。生活究竟是顺其自然,还是有所追求。

    4
    春节前的一个礼拜,临时决定回武汉过年。大年三十,空降到武汉,大雪拦不住我回家的脚步,当我准点站在刚刚上起菜的饭桌前,兴奋无比。密集的party,吃不完的饭局,讲不完的八卦,所有的长途飞行都得到了补偿。

    5
    老传统,归元寺的新年签。

    天外有天莫自满,百尺竿头向前行。
    一山未尽一山登,百里全无一里平。

    所以现在,每当我忙得有些不知所措时,就告诫自己,都是注定的。其实还蛮准,回来后的一周,去巴塞罗那看一场演唱会,居然被大雪困了40个小时,3月的南欧,令人惶恐的暴雪,“无一里平”啊。

    6
    老妈挺好,再次上班的她似乎恢复了过去的活力。老豆也挺不错,居然还报名了个钢琴班,美其名曰,废物利用家里的资源。

    十年们都挺不错,虽然我们越来越少联系,但是我们都知道,这样的感情是浓于血的。无论如何,我总是很骄傲我有你们这帮狐朋。

    终究还是有些朋友,因为时空,现实的不同,越来越少话题,虽然我偶尔还是会小伤感的回忆当年的亲密,但我已经学会,有一种状态叫释然。虽然我总是学不会什么叫放下。

    上个礼拜,小9给我写了封短短的email,就是说她一直在看我的blog,一定要继续写下去。

    7
    于是,我来更新下,问心无愧了。

    8
    生活继续残酷,心怀感谢,就不会那么难了。 无论如何,只要可以过得更好就好。

  • 站在诺曼底的美军墓地前,沉默的凝视着那些曾经鲜活的生命,如果每一个爱情的逝去都有一座墓碑为念,那世界上的所有空地都恐怕成为了爱情的坟墓了吧。

    艾利斯的脑海里立即将眼前的墓地无限放大到视野能级的地方,她不禁为自己荒谬的想法打了个寒碜,在这样一个阴冷的日子。

                                                                ——by Esposito "Requiescant In Pace"

  • 阿斯莉抬头仰望巴黎火车站上空的钟楼,三个小时后就是2010年了。

    三年前的同一天同一时刻,她误了从巴黎开往布鲁塞尔的火车,她懊悔不已,因为就无法在新年的时刻见到弗朗斯瓦,她那时候的男朋友。不知道去哪里的她坐在钟楼的下面,捧着热巧克力,眼里无限的失望。哈维看见有些落寞的她,询问了起来。原来哈维也是误了那班火车的人。这样的巧合让阿斯莉卸下了防御,答应了一起共享除夕晚餐的要约。

    就在他们兴致勃勃准备享受大餐时,餐厅里的人们讨论起刚刚发生在比利时境内的一起严重的火车相撞的事故,哈维随即拿出笔记本电脑搜索消息,出事的火车正是他们两误了点的那班。两个人都大吃一惊,命运在他们误了那班火车时一切发生了改变。

    现在,阿斯莉嫁给了阿维,如果不是除夕夜再次站在钟楼下,她甚至都忘了曾经的那个弗朗斯瓦。她有时候想,如果那个时候,她赶上了那班火车,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呢?

     

     

                                                               ——by Esposito "As time goes by"

    ps:这篇故事2009年圣诞节前后构思,写成现在这般,自己很不满意,但也只好如此了。这过去的两个月里,发生了太多事情,我最爱的作家塞林格也与世长辞了,那天,看到消息,翻出了“For Esmé”,读到那句“Dear God, life is hell”的时候,眼泪决堤。Life changes in second, so let's live in present.

  • 当我在陌生的城市茫然的倒数着2010年到来的时候,我突然想起1999年的12月31日,不同的人,不同的景,不同的心境,唯一相似的是一样的寒冷。

    话说,人老了,就是将过去的一切都深深牢记,近在咫尺的事情却无法想起。就好像我清楚地记得那日发生的点点滴滴,我们游走在江汉路,我们倒数在武汉关,我们吹冷风在江边,我们闹鬼在小熊家,我们拍了无数卷胶卷,我甚至有些怀疑,那些个记忆是因为我真的记得,还是因为那些存留的相片们。而如今,我们都在哪里倒数,和怎样的人一起,也会和我一样想起十年前的那个夜晚吗?

    我们毫无疑问的都在改变,仔细端详面貌,却尚未留下什么印痕——感谢高档的护肤品或是良好的基因——但时间毫不吝啬的,抹去了我眼里的光芒,以及那些不着边际的梦想。十年前的那些个快乐,现在看来是那么的简单和美好,可是同样的情境放在现在的我们身上,我们还是会一样的快乐吗?我可以试着去回答,却并不敢面对我的答案,现实的问题总是接踵而来,而一切已经无法再回到从前。但至少我拥有过。

    回到马赛的那天阳光灿烂,十几日的阴霾被抛到了脑后。突然很想看关于节日,关于温馨,关于爱的故事。

    抽出“Love actually”放进碟机,五年前,这部片子让我觉得sweet,有些矫情,却不失一部佳片,除此之外,似乎也并不多记忆。重新再看,居然眼泪在片头的背景人声“Love actually is all around”的煽情下就落了下来。

    就像十年前的那个晚上之后,我也不曾想到时光飞逝的就将365*10+3天从我身边带过,而如今,我一样不可预计未来的十年里,又会是怎么样的生活。

    不管怎样,下一个十年,我们都要快乐。

  • 詹姆斯: 昨天晚上的party你似乎心不在焉,一个人喝闷酒,一个人跳舞。因为安娜的离去吗?
    阿尔贝尔托:什么时候,你才能知道身边的人是对的人呢?
    詹姆斯:我猜我应该是你那个对的人,作为朋友。。。

                                                                    —— by Esposito “friends”

     

  • —— by Esposito Alone

    如果爱是我们在一起,那当我一个人独坐在这里的时候,我的爱在哪里?
    如果因为驻足,时间便不会虚度?
    如果我的用心积累,那刻就会到来。。。于是我继续独自坐在这里。

  • 真衰老
    瞅着又是一个月过去了,我的blog需要实时更新下了
    最近似乎真是忙,忙得都不知所谓了,忙得很挫败
    甚至觉得我要一直这样下去就完了
    可怕的是家里乱的一塌糊涂,我却躺在床上安然自得

    真短暂
    去了卢森堡和阿姆斯特丹,两座截然不同的城市
    和朋友见面,虽然许久未见,相互打趣仿似一切未变
    只是走过了Luxembourg的宁静,Amsterdam的喧哗后
    我再次回到了Marseille,重复着一日一日

    真实
    在阿城时,我们一行四人,走在最后的我,as usual
    感应灯的迟缓一直到我才亮起,于是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感
    若手在感应式龙头下面没有水流出来,若走过感应灯却没有灯亮起
    我们是否是真实的呢

  •                                  ——by Esposito      Love as Rock

    嘉丽指着凯尔文的脸大喊:“我要是再求着你别离开我,我就太贱了。”然后哭着跑出地铁站,凯尔文愣了下,拉住了她,抹去眼泪,捧起她的脸吻了下去。

    嘉丽没有反抗,因为她知道,放下尊严,放下个性,放下固执,都只是因为放不下一个人。

  • “绑架你的最爱
    无论亲戚或是朋友
    情感的折磨
    道德掐紧你的脖子不放手
    一直到死还不能解脱”

    陈珊妮这样唱,无法控制,又一次哭了。

    外婆还是走了,这注定将又是个难以忘怀的平安夜。

    继续阅读

  •            ——by Esposito      A light in the night

    查理和丽迪的车驶过光明街时,街边的声控灯因为他们的经过而亮。
    查理说,我们就像光明使者照亮这条黑暗的街道。
    丽迪看着身后已经熄灭的灯说,我们的离去也同样带走了光明。

  • 遗忘
    收拾屋子时扔了很多的登机牌
    记得三年前第一次国际航班的时候
    我说我要留下所有的
    这样便可以记住每一段行程

    内分泌失调的人生
    虽然说温度也还没有降,可是阴雨不断
    手脚冰冷,每天都在挥霍和惹事
    之前连续丢东西后,这周开始摔东西
    昨天摔了个杯子,今天又破了个碟子

    突飞猛进中
    从小到大,我头发就长的极慢
    似乎也一直没变过
    可就在最近这半年来
    像吃了增长激素一样的

  • 抄底
    每日都在跌的道琼斯指数成了人们心头的疼
    朋友已经开始为我担心明年的工作问题
    大家都在问,经济到底怎么了
    我的大脑告诉我黎明总比我们想象的来的晚

    但我又能做什么呢
    所以趁着还没失业的时候
    能吃,吃,能喝,喝,能玩,玩
    即时享乐一直是我奉行的生活原则
    似乎我背靠着无可挑剔的生活,无顾忌的不害怕

    自杀俱乐部
    如果真有,估计也很好玩的
    还分设自杀类型
    其实这只是我最近看的一本书
    冷冷的幽默,让人真的觉得冬天不远了

  • 遗憾
    导演剪辑版的东邪西毒正在上映着
    却害怕听不明粤语,更看不明法语字幕
    只得作罢,很是有些惋惜
    毕竟大屏幕看到过去的经典,实属不易

    秋天不请已来
    找出外套,收起人字拖
    尽管法国南岸的阳光还是明媚着
    可是阵阵秋风还是送别了夏天的脚步
    连被子都给换上了厚的了

    星期一
    这一定是上帝创造出来折磨人的日子
    一大早就昏沉的无法工作
    现在的例会时间,我在写我的blog
    估计开完会,就准备下班了,真充实的一天啊

  • 追求
    之前的差旅费报销打进了账户
    看着突然多出来的一大笔钱
    挥霍就成了理所应当
    甚至假想这是红利,事实上这原本就是我的钱啊

    非鬼片
    回到马赛后,已多次次和衣而睡
    生活事实上并没有很忙
    却总是显得比谁都疲惫
    清晨惊醒,腿脚麻痹,窗外漆黑却宛如白昼屋内

    风一吹,草就动了
    最近康熙有集讨论女人的吃醋功力
    男人说“她就是失恋了,找我聊天的”
    女人骂“她贱到连姐妹淘都没有吗”
    但倘若失恋女真把这男人就看作姐妹淘呢

  • 周年
    去年的昨天,我乘坐的飞机落在了法国的土地上
    366天后,又是一个要度过的365天
    更奢侈地使用着的是时光
    只是不知什么时候会收到让我承受不起的账单

    剑术
    虽然我们总说有防守才能有进攻
    可事实是,再强的防守进攻不力也无法取胜
    与其花精神练习防守,不如提高进攻
    人生也是一样,退路总是不好的

    怎么happy
    新一季的美剧纷纷上架
    how i met your mother还是不错
    the big bang theory的第一集有些老套
    那还有绝望主妇们,让我暂时可以放下老套的台湾综艺了

     

  • 也就只是个工具
    无聊时或许你可以上一上“开心”不过不要指望真能开心
    算是中文sns终于成功的了,因为sns的宗旨就是社交关系
    吸引你去这个网站上的还是聚集在那里的人
    所以不是说用facebook就高级,海内网就牛b

    安检
    从上个拜二开始凡高和莫奈的画展在我们研究所楼下展出
    于是出出近近都要多过一道安检门
    貌似从来没有响过,于是怀疑起作用否乜
    这展览到1月份阿,看有没有机会盗哈。。。kidding

    blog的灵感
    中午吃饭和同事嚼舌根的时候有了写blog的素材
    下午的例会开完后,我就发现我忘记了,到现在也记不起
    于是把素材忘掉这件事也可以是素材
    顺便以后提醒随身携带记事本

  • 十几天前,朋友午饭后递给我了一只果子,果实嫣红,味糯而甜。问后才知是为无花果,一年一熟,正当其时。初初就爱上这香气入肺腑的感觉,于是赶着季节,每日都去买上十来个,只是似乎怎么也找不到那日的美味,却还是养成了这每日甜腻的习惯。不由想起过去在新加坡时几乎每日一杯的甘蔗汁,初识时也并不觉得有多好,只是成了一种习惯,以至离开新加坡后还常常念叨,此番7月再次回到那块小岛,一杯甘蔗汁入肚,竟也像津液般润泽。

    于是我就搞不懂了,爱和不爱,究竟是只需要一刹那,也许只是一秒钟的时间,亦或是漫长的过程,甚至是一生。习惯究竟是爱的最终归属,还是爱的坟墓。记得安妮曾说过“不是爱他,而是爱有他的日子”,换句话说就是,不要以为是爱他,只是习惯了那些曾经的岁月。

    那么现在的我是如此的习惯这一个人的自在生活,那我时爱上了这样的日子吗?怎么说着似乎带着酸味了,在这样有无花果的日子里,应该全都是甜蜜的阿。据闻这果子生得较贵,多种技术手段也无法让它一年多熟,既然如此,无论怎样,趁无花果还在,此时就尽情的享受着它的好味道,如此等到跟它说再见的那一天便不会后悔,只用迫切的心等待着明年的再度重逢便了。

    至于是爱还是习惯,还是丢一边,enjoy present。。。